眼光有多远 脚步走多远

眼光有多远   脚步走多远


江苏丹阳实验小学   张学伟


世界杯硝烟未尽,绿茵场上的每一次拼杀令我们热血沸腾。然而,热爱和关心中国足球的人忍不住都会想这么一个问题:亚洲的最强队日本、韩国已经打出了亚洲雄风,连阔别44年的“神秘之师”朝鲜面对巴西也虽败犹荣,而我们——中国足球,离世界杯到底有多远?


足球场上,一种打法代表一种精神,一个球队信奉一种理念。曾经,巴西的桑巴舞把足球演绎成令世人眩目的艺术——唯美华丽,追求个性就是他们的理念;德国战车隆隆启动,层层推进,令人心惊胆寒——追求实效,注重整体就是他们的理念;“无冕之王”荷兰队全攻全守,多少次勇士般地战斗,多少回英雄般地倒下——全面攻守,玉碎瓦全就是他们的理念;甚至韩国队,也以他们的顽强在世界赛场留下一抹色彩……


然而,中国足球没有,没有精神,也没有理念。


除了黑哨,除了幕后交易,除了充斥足球界每一个角落的拜金主义,我们找不到精神和理念的影子,哪怕是一点点,所以,中国足球无可救药地完了。


可是,中国的青年队也曾经辉煌过。从黄金一代到白金一代,从白金一代又到超白金一代,名字越来越好听,价格越来越昂贵。但除了面孔以外,他们之间又有什么明显的不同么?“长大后我就成了你”,“伤仲永”这样的事情在中国足球领域里已经司空见惯了。我们一次次地看着“才华横溢”变成“庸庸碌碌”,一次次地听好汉们口沫横飞地谈论着“当年勇”。我们只有一次次地扪心自问:这究竟是为什么?


有人会埋怨足球环境的恶劣,联赛水平的低下,也有人说中国人种不行,天生不适合踢足球……这些或许都是无稽之谈,但有一点无庸置疑,那就是中国人的眼光,足球界人士的短视行为、急功近利害了中国球员,也害了中国足球。从少年队到青年队,多少超越年龄、违背科学的“挖掘”、“榨取”,多少风光体面的政绩工程,多少次涸泽而渔……似乎没有一个人懂得厚积薄发的道理,功利思想控制着每个人的头脑。就这样,没有谁为中国球员的明天负责,更没有谁为中国足球的未来买单。


骆驼可以看到远处沙漠和天交接的地方,而蚂蚁永远只能看到最近的沙丘。就这样简单,眼光望多远,脚步走多远。


 


教《郑和远航》,学生被郑和第一次远航那宏大的规模所震撼——两百多艘船只整齐地停靠在码头边。其中六十多艘大船特别雄伟壮观,这些大船又叫“宝船”。每艘宝船长148米,宽60米,有十多层楼房那么高。”


是啊,让我们想像一下吧,148米长,60米宽,十层楼高,该有多大?六十多艘宝船,该是怎样的规模?再来作个比较,会有更深的震撼——


郑和远航后的80年,当时的西方也进行了几次大规模的远航:


1492年,西班牙航海家哥伦布扬帆出大西洋,共三艘帆船,其中最大一艘船大约长36,船员约90人。


1497年,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首航率4艘船和船员百余名。


1519年,西班牙航海家麦哲伦船队也只有5艘船300余人。


六百年前,仅仅是六百年前,我国的建船技术,远航技术,船队的规模还远远超出了西方人的想像,领先他们的何止是一百年!然而走向历史,我们品味的更多是辛酸。两千五百年前西方有一位哲学家曾经预言:“谁控制了海洋,谁将赢得世界,失去海洋的民族,最终也将失去家园。”当郑和的船队像一片云一样消失在海洋的上空,哥伦布,达伽马,麦哲伦的后代却将远航事业进行了下去,最终他们控制了海洋,并从海上用舰炮打开了我们的国门。


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,大清水师全军覆灭。中国向日本赔偿2亿两白银。


1900年,八国联军攻陷北京,火烧圆明园。


学生一时间陷入沉默。是啊!为什么当郑和的生命走到尽头,中国的航海也划上了句号?火药是中国的发明,外国人却拿着枪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;指南针是中国的发明,外国人却借助罗盘越过茫茫海峡来这个东方大国掠夺;造纸也是中国的发明,可我们却不得不一次次在它上面签下屈辱的不平等条约!这究竟是为什么?


眼光——我们的祖先啊,还没有将眼光投向海洋。


郑和的航海事业未能继承下去,或许已经注定了这个超级大国后来的屈辱。


还是眼光。眼光望多远,脚步走多远。


 


再看看今天的我们吧,在做些什么?当我们这些小学教育工作者让孩子的童年淹没在无休止的重复抄写、机械练习中,当一个人最有幻想的年龄只能在枯燥的作业堆中度过时,我们缺失的仅仅是精神和理念吗?不,恐怕还有责任和良心。小学教育到底要给孩子什么?我想无非是几条:打好基础、开启思维、养成习惯。而今天,我们对基础的含义理解恐怕还有失偏颇,只有大量的抄写和做练习题才是打基础吗?其实,更重要的是为孩子将来作为一个社会人打好基础。一个社会人应有的思维能力、判断能力、表达能力,还有一定的知识储备,影响一生的行为习惯……这些不都在小学阶段开始启蒙,开始打基础吗?可我们今天做了多少呢?


二十年前,一位教师教语文,强调三件简单的事:1、早读——就是要大声朗读;2、家庭作业——就是要大量阅读;3、写作业——就是要把字写好。这很能给我们一些启示。特级教师程翔说:“一位教师,最重要的师德就看他是为学生当梯子,还是把学生当梯子。”而我们现在如果只是把眼光停留在学生的学业成绩上,只以一时一地的分数来评价学生,完全忽略其他,是不是也有一些功利思想在其中呢?这些做法究竟是为了谁呢?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学生?


亲爱的同行,假如,我们暂时把眼光从书本和试卷上移开,向远处望一望,再远些,再远些,或许你会看到更美的风景。


当然,做一个眼光高远的教师,尤其要付诸行动,需要极大的勇气,甚至付出代价,因为迎接你的也许是阻挠和责难,荆棘和坎坷。但世上,没有任何一朵鲜花的开放不经过风雨艰辛的。即使今天,一位勇敢的教师倒下去,明天,也会有许多真正的人站起来。


今天,让我们扪心自问:你的眼光——放远了吗?


 

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孩子

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孩子


丹阳实验小学  张学伟


终于下雪了,2008年的第一场雪。


楼道很滑,下楼时遇到马老师,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,顺口说了句:“慢点啊你!”没想到引来她一串抱怨:“当然啦!我已经跌了一跤了,就在教室门口。几个学生看见了,没有一个来扶,都在看笑话呢!”说着,她已经下了楼。


而我——却忽然一怔,好象一下子还没有回过神来。看着她的背影,我想说:跌痛的,也许并不是她的身体,而是她的心。


但终于忍住,踽踽上楼。一瞬间,尽管穿了厚厚的羽绒服,我仍然感到一阵寒意。


 


跳绳比赛,热闹的操场,兴奋的孩子。


中间回办公室一会儿,回去后,我便扎进孩子堆里开始逗他们。粗心的我竟没有发现,五年级有好几个班的学生少了很多。


该五年级比赛了,王主任和朱主任来挑选队员,却一脸严肃:“你们五年级怎么回事,只有这些学生吗?其他人都躲到哪里去了?”“厕所!”有天真的孩子回答,这是戳穿“皇帝的新装”谎言的那个。


经过一番辩解、纠缠,两位主任不想再耽误时间,终于挑走了20名学生。


“你们五年级最不象话!”朱主任最后撂下一句。


身为五年级蹲点领导的我,脸上直发烧。


我忽然想,这一件小事,这一次小聪明,如果我是学生,会在我心中留下什么呢?那只有一种答案——做任何事,为了成绩,为了目的,可以违反规则,可以投机取巧,不计手段也许不会受到任何惩罚。


看看几个学生零星的班级中夹着的一个长长的队伍,我不由佩服起它的班主任——一个看上去纤弱的女孩。


感到有些后怕,我的心——拔凉拔凉的。


 


我们班小磊又出事了。


这个男孩,上学五年,已经转了三四个学校。成绩还说的过去,但思想品质和行为习惯实在不敢恭维。这学期已经有过好几次出格的事——先是跳窗到教师办公室拿钱和东西,又破门而入到储藏室破坏公物。这次,是和同学在宿舍闹矛盾,不听生活老师的劝说,竟然推倒了生活老师。


请他妈妈来之后,我把几个事实摆给她听,然后等着她的反应。


果然,她的理又来了:“生活老师……她连学生都管不住,还叫什么老师?我们孩子在其他学校,在家里,可从来不会这样的!”


这个女人,我打过几次交道,用丹阳话说,急躁得很,极端护短,称得上胡搅蛮缠。教育孩子——出事则骂,然后不管;恨不得钱一交,任何事不操心,就领一个优秀的孩子回家;遇事先找别人不对,实在没办法,也决不认错,迈迈脸就能过去。


我的嘴也不是吃素的,这种人,必须回击她:“真的吗?那你是孟母三迁了?说不定还能培养出一个孟子呢!说到管——你真的管得住你家孩子吗?上次,是谁告诉我孩子在家不听话,快把你气死了,让老师教育教育的?孩子在其他学校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吗?……”说着说着,我都觉得毫无意义,说不下去了。


终于,她无趣地走了。


我坐下来,顿时感到一阵悲哀。我真正知道了,家教对于一个人的影响有多么可怕。


    


冷漠、投机、推诿——这些词忽然一股脑涌入我的脑海。漫步在初雪后的校园,我


默默地问: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孩子?


    鲁迅先生说:救救孩子。我想,还是先拯救我们自己吧!走在教育的路上,我们应该做什么?我们可以做什么?我们已经做了什么?在塑造人——这个艰巨的工程中,我们每一个人,就像一块砖,一片瓦,都要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
雪后的空气冰冷而又清新,整个校园像水洗过一样明朗。


也许,明天一定会好的。我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