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《问刘十九》教学实录

古诗《问刘十九》教学实录


一、         引——


师:上课之前,我先跟大家交交底,张老师上过很多课,但今天还是第一次上古诗,这是你们校长布置给我的一个任务。你们先猜猜,我今天能上好课吗?


生:能。


师:为什么?


生:因为您是特级教师,应该能上好课。


师:哦——你说。


生:我也觉得特级教师肯定能上好课的。


师:我明白了。你们的意思是,只要特级教师这个帽子一戴,任何课都能上好。是吗?


生:是的。


师:我这里心里还在打鼓呢,你们倒很自信啊。我今天在路上一直在想,假如我今天上不好课,一直在紧张得发抖。我走了,大家说,今天上课的不是张老师,是阿抖。(生笑)刚才我听你们校长讲了,你们学校有一个课题——追求幸福的课堂,幸福的教育。是吗?


生:是的。


师:那就放松点,这么紧张,能幸福吗?


【学生笑,神情放松】


1、  想象“雪”


师:先看老师写一个字——【板书:雪】我想知道,无锡有没有下过雪?


生:下过。


师:那谁来说说,下雪的时候是什么场景?


生:下雪的时候,到处都是白的,地上很滑。


生:房子上,树上都有雪。


生:下雪时候很美,我们都很兴奋的。


……


师:我不知道,无锡下过多大的雪?上个星期我在乌鲁木齐,白天没有下雪。但是晚上,一夜之间就下了这么厚的雪【教师比划30厘米左右】,树上都挂满了银条,就像是我们学过的东北的雾凇,也叫——


生:树挂。


师:只不过这是挂满了雪。下雪的时候你们都喜欢干什么?


生:打雪仗。


生:堆雪人。


生:照相。


……


2、  想象“雪、火炉”——


师:再看老师写字——【板书:火炉】雪和火炉,你想说什么?


生:雪在火炉旁就会化了。


生:下雪天很冷,我们可以坐在火炉旁烤火取暖。


生:下雪天冷极了,要是有个火炉取暖多好啊。


生:我们还可以在火炉上烤东西吃呢!


……


师:大家想象,下雪的天气,外面冰天雪地,屋里有个火炉,暖烘烘的,舒服吗?


生:舒服。


师:再看老师写一个字——【板书:酒】


师:这时候你已经不是你了,你是三十年后的你。你是个四十多岁的人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。【生笑】女同学也要想象自己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要不怎么喝酒啊!来,雪、火炉、酒,三种东西放在一起,你有什么联想?


生:我想到了下雪的时候,我在火炉旁边烧着酒……


师(打断):温着酒。


生:温着酒,然后喝着酒,身子就暖和了。


师:对,他把酒一温,热热乎乎的,喝下去,越来越暖和了。谁再来说?


生:外面下着雪,我边烤着火炉,边喝着酒,还不时地看着外面的雪景。


师:哦,他还看着雪景呢!不错。


师:你们看,这两个同学,这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【生笑】,都是自己倒酒自己喝,自斟自饮,对吧?还有别的吗?


生:下雪的时候,我和几个朋友在屋里,一边喝着酒,一边说话。


生:我也想到了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。要不就是喝闷酒了。


师:呵呵呵,我听懂了。下雪了,你们都想温一壶酒,要么自己围着火炉自己喝酒,要么邀上朋友一起喝酒聊天——


二、         读——


师:我这里有一首诗,你们肯定没见过,但是不难学,大家先来看看——


【出示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蚁新醅酒,


红泥小火炉。


晚来天欲雪,


能饮一杯无?          


师:自己练习把这首诗读一读,开始读!


【学生自己练习读】


师:好,我请一位同学来读。他读得很好,声音响亮,尤其有一个字,你们不认识,我把拼音标上去了。他读得很准。谁来读?


【一个女生站起来读,不紧不慢,吐字清晰,有诗的韵味】


师:你先别坐下。我问你。你老师姓什么?


生:姓印。


师:印章的印是吗?


生:是的。


师:回去好好感谢一下你的老师,第一个同学读,就这么好。我觉得诗就要这样读,才有味道。谁再来读一读?


【一个男生站起来读,也比较有感情】


师:我觉得这个同学有一句读得特别好——红泥小火炉——听到他读,我就感觉到那个火好像在烧,红红的,旺旺的。你再读读这句。


生:红泥小火炉。


师:你看,小火炉烧得多好!谁再来读?


【第一排一个男生读,抑扬顿挫,拖着音仿佛吟诵,摇头晃脑的】


师:这样,你上来。我为什么让他上来呢?因为你们看不到他的表情,看不到他眉飞色舞,眉眼的动作。我请他上来,你们看看他是怎样有表情地读的。


【该生有表情的朗读这首诗,众生鼓掌大笑】


师:你把那个“晚来天欲雪”再读一遍,我特别想听你读的那个味道。


生:晚来——天欲雪。


师:为他鼓掌,向他学习!【学生鼓掌】


师:一起读一遍!【生齐读】


三、猜——


师:你们平常学诗,第一步都干什么?


生:读。


师:对。第一就是读。【板书:读】然后呢?


生:然后就是品味。


师:然后就品味吗?谁再来说?


生:就是要一句一句的理解它的意思。


师:对,就是要先理解。这样,今天我送你们一个字——猜。【板书:猜】我们现在就来猜一猜——聪明的同学如果把这首诗和刚才老师写的那几个字联系起来,想一想,他大概就知道了这首诗的意思。好,我给你们点时间。你们联系那几个字“雪、火炉、酒”,来想想看。


【学生联系诗句和几个字,陷入思考】


师:谁来说说,这首诗写什么?你猜!


生:这首诗是写诗人在夜里,在火炉旁一边喝着酒,一边……好像是看外面的雪景。


师:哦,他是这样的理解。这是她猜的,自己的理解。谁再来猜?


生:一天晚上,作者坐在火炉旁,喝着新酿的醅酒,他看着外面的天,感觉快要下雪了。


师:然后呢?


生:然后……没了。


师:啊?——那好吧。这是她猜的。谁再来猜?


生:我猜的是,一天晚上,诗人和一个朋友坐在火炉旁,他一开始在温酒,后来就问朋友喝不喝酒。


师:他认为是两个人在一起——诗人先温酒,问好了问朋友喝不喝。哎,哪一句说能不能喝杯酒啊?


生:能饮一杯无。


师:对。能饮一杯无的意思就是说——能不能喝一杯啊。问人家的。所以后面是个——


生:问号。


师:同学们,刚才我说了,假如你联系老师写的那几个字来想的话,你就会有发现。你发现什么?


生:我发现您刚才写的那三个词语都是在诗句的最后。


师:是吗?具体说说,哪几句呢?


生:第一句的最后是“酒”,第二句的最后是“火炉”,第三句是“雪”。


师:(惊喜的):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!大家发现了吗?


生:发现了。


师:我们看,第一句“绿蚁新醅酒”——假如我们用一个字来说,就是哪一个字?


生齐:酒。


师:第二句“红泥小火炉”用一个字来说,就是——


生:火炉。


生:火。


师:对,简单说就是——


生:火。


师:第三句呢?“晚来天欲雪”,一个字是——


生:雪。


师:最后一句“能饮一杯无”,就是一个字——


生:饮。


师:实际上这首诗四句话就是写了这四个字——酒、火、雪、喝!


生:饮。


师:饮就是喝。对吧?


生:对。


师:我们再来读一读这首诗——


生: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   师:刚才请同学们猜——有人猜是诗人自己在那里喝酒,还有人猜是两个人在喝酒,温好了酒问人家能不能喝。那么到底谁猜得对呢?这还要你自己来判断。我不告诉你答案,我只告诉你这首诗的题目,你就知道了。大家看——


【屏幕出示:问刘十九】


师:题目是——


生:问刘十九。


师:什么意思啊?


生:就是问一下刘十九喝不喝酒。


师:对,刘十九是个人的名字,是吧?


生:对。


师:他姓刘,名字叫——


生:十九。


师:这个名字好怪啊。怎么用个数字做名字呢?你们猜猜。


生:我猜……我猜他可能是十九日这一天生的吧,所以就起个名字叫十九


师:你的意思是哪天出生就叫什么啊,二十日出生的呢——


生:刘二十。


师:二十三日出生呢?


生(笑):刘二十三。


【众生笑】


师:他的想法有意思,按照日期来取名。这是他的想法。谁再来猜?


生:我觉得他可能是十九岁吧?


师(惊奇的):十九岁就叫刘十九?


生:对。


师:那去年他叫什么?


生:刘十八。


师:明年呢?


生:刘二十。


师:你拉倒吧!人的名字还随着年龄乱变。赶明儿老了就叫刘八十二?


【众生大笑】


师:你的想法蛮奇特的——但是你们大家说,会不会这样啊?


生笑:不会。


师:我们班同学都有些奇特的想法——我喜欢,这样学诗好像更有趣了。谁再来猜猜?


我看还能冒出什么想法来?


生:我有一个想法……不敢说。


师:没事,说说看。


生:我想,是不是他在家里兄弟姐妹中间排第十九啊,所以叫刘十九。


师:正常啊,你刚才怎么就不敢说呢?


生:我想……他家里不会这么多兄弟姐妹吧?


师:是啊,他妈不会这么能生吧?【众生大笑】别说啊,还真让你猜对了呢!我查了一下资料,这个刘十九还真是排行十九啊,不过,不是亲兄弟排行,是大家族里的排行。也就是说,不一定都是一个妈生的呢。要不然,还受得了?跟大家讲个笑话啊,说有个老师在课堂上跟学生说,日本人取名字很有意思,第一个儿子就叫大郎,第二个叫次郎,第三个叫三郎,依次往下。请同学们举一个这样的例子。一个同学举手就说了,山本五十六!难道说他妈生了五十六个孩子啊?


【学生大笑】


师:这是笑话。不过,从刚才几个同学的发言,从六十九这个名字我们来想一想,你们说,这个刘十九他的家庭可能是怎么样的?是很有地位的,有钱有势的,还是平民百姓呢?


生:我猜他应该是平民百姓吧。


师:根据。


生:我感觉的,好像……


师:好像有钱的人家都要取个大名,响亮一点的,谁用数字当名字啊。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真让你们才对了,这刘十九真的只是个平民百姓呢!你看,我们猜得多准!哎,问刘十九——诗人都问刘十九什么呢?谁来说说?


生:问刘十九能不能喝一杯酒。


师:对,你能不能——现在你就是作者,你能不能一句一句的跟我说说,都问刘十九什么。


生:刘十九,我这里有……有新酿的酒


师:不错,还有什么?


生:还有红泥的小火炉。


师:就是有很暖和的炉子。继续。


生:窗外还下着雪。


师:还下着雪吗?


生:哦,不,师快要下雪了。晚来天欲雪嘛。


师:你怎么知道是快要下雪呢?


生:他说“天欲雪”嘛,欲就是快要的意思。


师:你理解的真好!谁再来说一遍?


【一个学生用自己的话又说了一遍】


师:你们同意这两个同学说的吗?她们猜的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恭喜你们,答对了!全部说对了!【学生鼓掌】诗人说,我这里有酒,还有小火炉,天晚了就要下雪,你过来喝一杯吧。是这个意思吗?


生:是。


师:为什么大家不敢肯定呢?是因为这首诗中有一句我们不太懂,是哪一句呢?


生:绿蚁新醅酒


师:在这一句中有一个字我们吃不准。是哪一个字?


生:醅。


师:猜,“醅”是什么意思?


生:醅就是温。


师:哦,他说醅就是温。这是他的看法。谁再来说?


生:醅酒就是一种好酒。


师:就像茅台,五粮液,一种好酒,是吗?她认为醅酒是一种酒的名字。有意思的想法。谁再来猜?


生:醅好像就是酿,新醅酒就是刚酿出来的酒。


生:新醅酒就是刚买来的酒吧。


……


师:同学们各有各的看法。有的认为是新买的酒,有的认为是刚酿的酒,有的认为是酒的名字,有的认为是温酒。到底谁说的对呢?我们来看下答案。这个不能乱讲,我们猜,猜完了还要知道正确答案。请大家看——


【出示:醅:没有过滤的酒。】


师:醅,就是刚酿出来的没有过滤的酒。古时候酿米酒,酿完后要用个器具给它过滤一下,然后才能喝。新醅酒过滤没有啊?


生:没有。


师:那怎么叫“绿蚁新醅酒”呢?


生:是不是酿酒的时候加进去的有……有绿色的蚂蚁呢?


【生笑】


师:酿酒加蚂蚁啊?有点可怕啊。


生:我想是不是新酿出来的酒很香,把蚂蚁都引来了呢。


师:所以酒上面爬满了蚂蚁,是吗?


生:是的。


师:也够可怕的。谁再来猜?


生:我想,绿蚁是不是这种新酿的酒的名字呢?就叫做“绿蚁牌新醅酒!


师:呵呵呵,你又转到名字上来了!


……


师:好了,别猜了。大家都蛮有想法的,可惜——越猜越远了!【生笑】我告诉你们吧,绿蚁新醅酒其实还是说刚酿出来的酒还没来得及过滤,酒的上面有一些酒糟,还有一些小泡沫,这些都是要过滤掉的,但现在还没来得及过滤。这些酒糟和泡沫看上去就像是一些小蚂蚁一样,加上就是绿色的,所以就叫——


生:绿蚁新醅酒!


师:要真是上面爬着蚂蚁,谁敢喝啊!【生笑】


师:哎,通过刚才我们的了解,我们是不是知道了——诗人是刚把酒酿出来,对吧?


生:对。


师:也就是最新鲜的酒,还没有来得及过滤,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酒都来不及过滤——诗人马上干什么呢?


生:点上小火炉。


生:邀请朋友来喝酒。


生:准备请客。


师:对了。你们看,这首诗其实就是诗人写给他的朋友六十九的,是邀请刘十九到他家里来喝酒的,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你们看——刚才一上课,老师先写了几个字,请大家来想像;然后我们读诗,读完了我们猜——就这样弄懂了诗的意思。这样学,有意思吗?


生:有。


四、品——


师:光会猜还不行,我们学诗,还要更进一步,那就是——品。【板书:品】


师:这首诗一共四句,二十个字,诗中一共有两个人。一个是——


生:诗人。


师:另一个是——


生:刘十九。


师:下面请同学们再来读这首诗,逐字逐句的读,读完了,把几句诗连起来想一想——从这二十个字,四句诗中,你看出来这位诗人怎么样?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好,开始读吧。


【生认真读,各自思考】


师:谁有什么发现?


生:我觉得诗人是个急脾气。你看他刚把酒酿好,还没来得及过滤,就开始邀请朋友来喝酒。


生:这说明他很热情啊。


生:他很好客。


生:我觉得他爱喝酒,爱交朋友。


生:我觉得他是一个喜欢和朋友分享的人。你看,新酿出来的酒他自己还没有喝,就赶紧请朋友来分享。


师:同学们的发现很重要!这位诗人,第一个很爱喝酒,第二个很好客,第三个喜欢和朋友分享,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除了从第一句,还能从哪里看出他很好客?


生:从“晚来天欲雪“看出天很晚了,又快下雪了,他还在等着朋友来喝酒。我看出他好客热情。


师:很真诚,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还有吗?还从哪里能看出热情好客?


【生不语,思考】


师:除了酒,还准备了什么?


生:还准备了小火炉,想和朋友一起取暖。


师:对啊,烧起了熊熊的小火炉。你们看,新酿的酒,温暖的小火炉,天要下雪了,能来喝一杯吗?这——就是诗人的意思。现在,请同学们来当诗人,我就是刘十九。就这四句诗,谁来跟我说?让我感受到很好客很热情。


生:  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【语气比较平淡】


师:这个是热情好客吗?


生:不是。


师:谁再来?别看屏幕,看着我,跟我说。


生(看着老师):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师:够热情吗?


生:不够。


师:我都感受不到小火炉。谁再来?


生(比较投入的):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师:有点意思了,但是还不是我最满意的。我希望的是像平时说话一样,很自然很热情的跟我说——大家跟我来吧——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(语气突出“新醅酒”“小火炉”,边用手比划酒壶火炉的样子,表示很热情)【学生投入的模仿老师读】——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(突出问的语气,有些急切的希望得到答案)【学生模仿,有些做出邀请的动作】


诗人热情好客吧?


生:是的。


师:你还发现诗人怎么样?


生:我还发现作者很为朋友着想——天晚了要下雪了,很冷,他请朋友到家里来喝酒,取暖,聊天,很为别人着想。


师:天气严寒,和朋友围着火炉把酒谈心,这个场面温馨吧?


生:温馨。


师:享受吧?


生:享受。


师:他的发现,不错。你们想听听张老师的发现吗?


生:想。


师:我说这位诗人啊,不光是爱喝酒,也不光是热情好客,当然他也很真诚,但是——我发现同时他还很——狡猾。


生:啊?


师:不相信是吗?仔细再想想,看谁能理解老师的意思?


【学生略作思考,然后逐渐有人举手】


生:他很会请客。他看到天快要下雪了,就问朋友能不能来,“能饮一杯无”是和朋友商量的。


师:和朋友商量,很正常啊。怎么是狡猾呢?


生:这……


师:你还没明白,先请坐。谁知道了我为什么说他很狡猾?


生:“晚来天欲雪”——他告诉刘十九天要下雪了,其实是让他早点来,别太晚了,天不好。


师:哦,你是这样的理解,有点意思。同学们,你们看,这首诗是一份邀请朋友来吃饭喝酒的请柬,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如果是我来写,我就写——能饮一杯无,问人家能不能来喝酒就行了。不就是问人家来不来嘛!还要前面几句干什么?


生:他说“绿蚁新醅酒”,是知道刘十九喜欢喝酒,所以就……所以就……


师:所以就投其所好,想——


生:想吸引他来!


师:你听,刚才他的发言中间有一个词说得特别好,哪个词?


生齐:吸引!


师:对啊,不光说有酒,而且说我是新酿出来的新鲜的好酒,这就是在——


生:吸引。


师:仅仅是用酒来吸引吗?


生:还用红泥小火炉来吸引他。因为这个时候天快要下雪了,肯定很冷。诗人就说我这里有小火炉,吸引朋友来取暖。


师:对啊,我这里有温好的酒,有烧得旺旺的小火炉,天又要下雪了——说这些,都是想干什么?


生:想让朋友早点来。


生:想让朋友无法拒绝。


生:想吸引朋友来。


师:大家说的都对。你们看,刚才那个同学说了一个词——吸引。但我觉得这个词还不够充分不够给力,有没有一个更给力的词语,更能表达诗人的心情,诗人的狡猾?


生:诱惑。


师:哪个词比诱惑还厉害。


生:引诱。


师:跟诱惑差不多,一个重量级的。


生:勾引。


【学生笑,师板书:勾引】


师:不是勾引是什么?明明是要请人家喝酒,先不问你来不来,先说我这里有好酒啊,可香啦。还有小火炉,那小火苗暖烘烘的。你看天,马上下雪了,正好喝酒烤火取暖啊。最后才问人家来不来。这哪里是吸引啊,简直是拿酒和火炉在勾引人家嘛。你们说,诗人有意思吗?


生:有。


师:狡猾不狡猾?


生:狡猾。


师:但是诗人的狡猾,诗人的勾引,你们说,其中有什么恶意吗?


生:没有。


师:不但没有恶意,相反,里面还有——


生:诗人的热情。


生:好客。


生:真诚:


生:幽默:


生:智慧。


生:有他们的友谊。


……


师:这样吧,我还来做刘十九,你们来做诗人。还是这四句诗,谁来勾引勾引我?


【生笑】


生: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师:我给你提个建议啊,如果你说的时候,眼睛看着我,手再加上点动作,比划比划就更好了。就能勾引我去喝酒了。{生笑}


生:(看着老师,加动作,比划着酒坛子,火炉等)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【众生鼓掌】


师:大家一起来吧!加上动作,特别热情,来勾引勾引我?


生齐: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 


师(指一个学生):我来问你,假如你是六十九——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
生:能。


师(指另一个学生)你——能饮一杯无?


生:能。


师:大家呢——能饮一杯无?


生齐:能!


师:是啊,人家那么真诚,那么热情,还那么有趣,怎么能不来呢?要是我啊,听到第一句话,我就闻到酒香了;看听到第二句话,我就仿佛看到小火炉了;第三句话我就出门了,等他说第四句话,哈哈,我到了!


【生笑】


师:大家再来想象——在这个下雪的夜晚,窗外雪花飘飘,屋内炉火温暖,你们两个知心的朋友喝着小酒——这是怎样的情景?


生:我们围坐在火炉旁边,一边喝酒一边聊天。


生:还可以看看窗外的雪景。


师:对。不时的看看雪景。哦,对了,假如天黑了,我们看不见了,这时候我们还可以用耳朵来——


生:听。


师:对啊,你听到了什么?


生:我听到外面呼呼的风声。


师:对,北风呼啸。听到风声。你听到什么?


生:我听到雪花飘落时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
生:我听到大雪压断枯枝的声音。


生:好像还有几声狗叫。


生:我还听到人走在厚厚的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

……


师:这样的晚上,那么大的雪,行人很少。你们两个知心朋友围着火炉,没人打扰,这样的环境,这样的气氛,最适合讲讲——


生:心里话。


师:刚才有个同学说得真好,说喝着小酒,身上就越来越暖和了。你们说,仅仅是身上越来越暖和吗?


生:心里也越来越暖了。


师:是啊,这样的酒不光暖身子,还暖心。


师:大家还可以想象——夜深了,雪大了,酒多了,甚至他们还会有微微的醉意——他们醉的是什么呢?


生:醉的是酒,还醉的是这种气氛吧。


生:应该还是醉的他们之间的友谊。


生:还醉的是外面的雪景。


……


师:同学们理解的真好!醉的是酒,是景,更是情!这真是——“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”啊!请大家再来读,读出诗中浓浓的情!


【学生声情并茂的读】


师:这首诗小巧精致,本来是一份请人喝酒的请柬,却写得幽默、真挚、亲切、有趣。你们注意到没有,诗里还写了很美的颜色呢!你们看看——绿色的酒,红色的火炉,洁白的雪——红绿白搭配,颜色淡雅清新。美不美?


生:美。


师:想知道它的作者是谁吗?


生:想。


师:它的作者可是鼎鼎大名——【出示:白居易】


【学生:哦!】


师:白居易可是大诗人,当年是他写的诗都通俗易懂,但是其中包含深深的情趣。我还告诉你们,当时写这首诗的时候,白居易在江州做司马,做不小的官呢!可是他却和这个平民百姓刘十九成为知己朋友,下雪天还邀请人家来家里喝酒。怎么样?这个人够意思吧?


生笑:够意思。


师:喜欢他吧?


生:喜欢!


师:那你们说,在这样一个即将飘雪的傍晚,备好美酒,点燃火炉,和朋友把酒言欢——诗人幸福吗?


生:幸福。


五、比——   


师:古时候,诗人,总是和酒结缘;而酒,又往往和朋友结缘。酒和朋友,是诗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。据你们了解,古代最喜欢喝酒的一位诗人是谁啊?


生:李白。


师:我们来看看,大诗人李白也记下了自己一次喝酒的经历——


【出示:李白《月下独酌》: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】


【生齐读】


师:酌什么意思啊:


生:喝。


师:酌就是斟酒,倒酒喝。我们看,李白是跟谁喝酒?


生:自己。


生:月亮。


师:对啊,跟月亮喝酒。还有谁陪他啊?对影成三人?


生:影子。


生:自己的影子。


师:诗人、明月、影子——说是三人,其实是——


生:一个人。


师:怎么样?


生:孤独。


生:寂寞。


师:你们看,同样是喝酒,白居易品尝的是温馨,是幸福,是友情的珍贵,而李白品味的的是寂寞是孤独。都是喝酒,同样是生活的细节,你们看,不同的情况,不同的心境,就写出不同的诗句。但是——都那么感人。


 


师:白居易还有一首诗,也是请人喝酒。我们来看看——


【出示:小榼二升酒,


新簟六尺床。


能来夜话否?


池畔欲秋凉。


榼(标读音):古时盛酒的器具。


簟(标读音):凉席。】


师:先来认识两个字,榼——古代盛酒的器具。你可以把它理解成酒壶或者酒杯。簟,你看它竹字头,就是我们现在说的——


生:凉席。


师:我先请同学们自己把这首诗读一读。


【学生自己读诗句】


师:好,开始猜。你刚才读了一遍了,你知道什么了?


生:我觉得是白居易,他准备了二升酒,还有酒杯什么的,还在床上铺了新的凉席,想请朋友来晚上喝喝酒说说话,池畔已经是秋天了,挺凉快的。


师:不是已经秋天了,而是马上就秋天了。因为诗里说——


生:池畔欲秋凉。


师:他理解的对吧?


生:对。


师:很好啊。谁来告诉大家,这首诗跟刚才的那首有什么不同?


生:这首诗写的是快到秋天的时候,就是夏末的时候,而上一首写的是冬天下雪时的事情。


师:季节不同,对吧?


:对。


师:而且这里有个什么?新簟——就是新的凉席。明显就是夏天的场景。


 


师:我们也来把这首诗读成几个字。“小榼二升酒”也可以读成一个字——


生:酒。


师:“新簟六尺床”,一个字——


生:床。


师:第三句“能来夜话否”——


生:话。


师:“池畔欲秋凉”——


生:凉。


师:你们看,美酒,凉床,谈心,纳凉,这不也明明在勾引吗?


【生笑】


师:白居易还挺喜欢请人喝酒的,而且写个请柬还挺有意思的,对不对?


生:对。


师:这首诗的题目是——《招东邻》。诗人和谁喝酒?


生:东邻。


师:就是东边的邻居。再看这个“招”字,按照正常的好像应该是“邀东邻”才对啊,不是请人喝酒吗?招呼人家过来,多不礼貌啊。真是的。


生:我觉得您说的不对。招东邻的招字,我觉得恰恰反映了白居易和东邻的关系很好,不用那么客气。


师:就是——自己人,别弄什么请不请的了,招呼一声,就来吧。对吧?


生:对。


师(竖大拇指):厉害!你的理解,着实厉害!


【生笑】


 


师:这节课我们学了一首诗——《问刘十九》,然后又带学了两首诗。看看我们是怎样学的——【指板书】我们先是——


生:读。


师:然后——


生:猜。


师:猜完了,我们——


生:品。


师:最后我们拿后面两首诗和前面的诗进行——


生:比。


师:一读二猜三品四比,这就是我们今天学诗的方法。我们还发现,其实古代人写的事情跟我们现代人差不多,不过是他们用诗词来写,我们用今天的白话来写。对吗?


生:对。


师:好,下课!


 

发表评论